公益频道

杨颉: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反铐律师解释函掩盖真相

湖南橙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魏德锋和杨颉上午不仅被拒绝查阅湖南临湘法院的档案,而且魏德锋律师也被戴上手铐长达半个多小时。

近日,杨颉指出,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临湘法院的上级部门,在其致岳阳市司法局的解释性信函中断章取义,避重就轻,故意诽谤律师。

杨颉律师曾透露,他代表当地渔民对临湘市政府提起民事行政诉讼,因为试卷内容包含了临湘市政府违法的有力证据。档案负责人黄兴拒绝了律师的考卷,理由是当事人抄袭了材料,节省了司法资源,并传唤了8名法警进行口头警告,并拷上了魏德芬的律师。

事先,这两名律师已经按照法院的规定办理了审查手续。

临湘法院出具的试卷。

(由律师提供)律师魏德锋被法警铐了半个多小时。

(律师提供)律师魏德芬(Wei Defeng)被铐后手腕红肿。

(由律师提供)事件曝光后,引起了业界和外界律师的关注。

最近,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临湘法院的上级部门,给岳阳市司法局写了一封解释信。

杨颉告诉记者,在这封信中,他故意回避记录室不合理地拒绝让律师阅读文件。他抛开法警和黄主任的话,只写下律师的话,这本身就是一种掩饰。

杨颉首先指出:“他们在信中明确表示,我在2017年1月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被长沙市中级法院免予刑事处罚。提起这件事的目的是让其他权力机关,包括日本的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和党务部门,给我贴上标签,诽谤我。

“(通过给日本贴上政治标签,它将获得非常大的权力,并可以在法律之外制裁你。

“就像我们(律师)一样,日本说如果(律师)出国阻碍国家安全,他们会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限制我们出国。

给你贴上这个政治标签,它将获得司法系统、党务系统和行政系统控制的所有权力部门,以及对你实施法外制裁的权力。

”其次,杨颉想,“在解释函中,你(法院)不允许律师复制文件,法律在哪里?这封信盲目回避了这个问题,并且口头上诽谤了我。

有些词在特定语境下具有一定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他们排除了当时的背景,只挑出我当时说的话。他们完全蔑视律师执业的权利,完全不尊重我的人格。

“解释信中根本没有提到他们在现场说的话。当时,我想录下他们只是为了防止他们被断章取义,但很抱歉他们抢(给)了手机并删除了它。

”杨颉说。

杨颉说,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为司法机关,采用朝鲜党务制度的原则,向外界展示他们想让外界知道的事情,永远掩盖他们不想知道的事情。

“在互联网时代,每天有100张网络彩票,朝鲜的宣传仍然被采用。我不认为有一点常识的人会相信他们。

“如果我们能够坚持一个公平的原则,一起站出来面对公众,我们都可以与它一起举行一次媒体会议,向世界表明这一点。

”“你今天塞住我的嘴,明天会毁了我的嘴,所以我绝对想把发生在我身上的真相向外界披露。

”杨颉说。

湖南文东海的律师在网上的一条信息中表示,当一方当事人复制文件时,法院通常会选择性地将文件复制给该方当事人,或者一些本应复制给该方当事人的文件。法院隐藏了这些文件,却没有出示,而且当事人往往不知道这个过程。有些当事人不知道案卷的重要性,往往只复印他认为重要的部分,或者当事人缺乏必要的技能,导致复印或拍照时案卷副本不清晰。

作为一名律师,有10,000个理由在客户阅读完文件后复印文件。

文东海说,信中提到的魏德锋拍摄的照片和对杨颉的迫害“根本不值得驳斥”。

杨颉是一名中国人权律师,曾代表包括迫害公民、压制宗教、抢夺土地和迫害恐怖主义学生在内的案件。

2015年,在震惊中外的709起大逮捕中,杨颉因“煽动颠覆国家”被当局逮捕。他于2016年被捕,并被分配了一个住处接受监视。他后来被拘留在湖南省长沙市第二拘留中心。当局一直禁止他家人委托的律师会见他。

2017年1月,杨颉律师陈建刚会见了他,并撰写了《会见谢洋壁录》(Meeting Xie Yangbi Record),其中大量杨颉关于严重酷刑的证词震惊了国内外。

谢阳给陈建刚写的亲笔信中说:“18个月来我受尽了虐待和折磨,但我至今仍然没有认罪,因为我本人无罪。杨颉在给陈建刚的一封私人信件中说:“18个月来,我一直遭受虐待和酷刑,但我仍然没有认罪,因为我是无辜的。

如果有一天我认罪,无论是以书面形式还是以录音录像的形式,这不是我真正的意思,或者是因为不断的折磨,或者是因为交换,以忏悔换取回家。

此后,杨颉“认罪”。1.湖南省长沙市中级法院一审裁定杨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立,但他因认罪悔罪而免于刑事处罚。

发表评论